当前位置: 主页 > 富婆≯特码主论坛 > 内容

香港千万富婆沦为郑州保姆 只因法律意思淡薄

时间:2017-08-17 08:54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一个曾经资产至少有2000万元的香港女老板,开宝马,住豪宅,后来阴差阳错,到靠在郑州给人当保姆度日。而这所有的一切,都与她在河南相识的一段姻缘有关。她与“前夫”离异是因为自己在河南的一家公司破产,并其所有的公司都破产,而这之后不久,丈夫又花言巧语骗她假离婚。近日,年过五十的韩素华以“违规办理离婚手续”为由将郑州市民政局告上了法庭。

  在河南郑州,有一个很特殊的中年妇女,说她特殊,因为她的身份是香港人,同时,曾是个千万富婆。千万身家的她如今在干什么呢?说来您可能不信,现在,她在给人当保姆。见到韩素华的时候,她正在郑州市郊区的一户民宅,在锅台边忙着做饭,从并不熟练的切菜动作可以看出,对于做饭她并不在行。而且,除了这户人家的主人,邻居们几乎没有人知道韩素华现在拥有的身份证是香港的。

  郑州市桐柏与西站交叉口朱屯村一家住户内,56岁的韩素华在厨房、客厅不停地忙活着。刷碗、洗衣、拖地,虽然动作有些缓慢,韩素华却干得一丝不苟。除了主人闫先生,邻居几乎无人知道韩素华现在拥有的身份证是香港的。

  开着宝马车,出入高档场所,这一切在韩素华身上已是过眼烟云。如今,她唯一的栖身之所就是这户人家客厅里的这张沙发。为什么会发生这样大的巨变?

  从千万富翁到保姆,两个身份相差巨大。如果真如韩素华所说,她曾经真是身家千万,那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陷阱,让她落到今天这个地步,这中间有什么不寻常的经历呢?

  曾经有一段时间,韩素华窘迫得连住的地方也没了,不得不暂住在闫先生家。2008年底,韩素华被郑州市民政局安排到老年公寓。

  在老年公寓里,灰裤子、头发卷曲的韩素华,客气地拿出一包软盒散花香烟让记者抽。“我以前在香港,抽的都是法国烟。”韩素华一声叹息。

  韩素华原为上海人,1953年出生,后在深圳和香港做生意、开公司,成为香港永久居民。 1984年,韩素华在深圳的服装厂招了一批河南工人。1985年5月,韩素华在河南籍工人赵素华的带领下,来郑州考察市场。 两个月后,韩素华带着赵素华再次来到河南,并与郑州第一服装厂和新乡一家棉麻公司签订了合同,购买棉布和棉纱。

  1985年8月,韩素华又来到郑州。在火车上,赵素华对韩素华说,你不喜欢住宾馆,这次咱们去我一个朋友家住吧。当晚,她们来到一处民宅。晚上,正谈论第二天的日程安排时,一个30多岁的男子出现在门口。赵素华跟男的打招呼说:“王世平(与赵素华曾同为郑州第一服装厂的职工),我带来一个香港的老板,跟咱们厂里下个订单,是来看布的。”男的说了一句“好啊”就走了。赵素华介绍说,这是她的朋友,这房子也是他的。

  1989年夏天,韩素华来郑州与一家帆布厂签订合同。没想到一到郑州,韩素华就病倒了,一个经常与韩素华打交道的进出口公司办公室主任说:“你跟王世平是多年的朋友,为啥不让他来帮你?你俩也挺合适的。”

  当时的韩素华在深圳有一家服装厂,在香港还有一个服装店,确实忙不过来。这时王世平也正式向韩素华求婚。韩素华说,她向王世平提出一个条件,婚后,永远不能提离婚。对此,她解释说,她曾离过一次婚,“作为一个女人第一次离婚,大家可能会觉得是男方的错。第二次离婚,大家肯定认为是你本人的问题”。1989年12月11日,两人在郑州市民政局登记结婚。

  婚后,韩素华在郑州方面的生意,基本上由王世平照料。1990年,韩素华转行,改做外贸,把河南的土特产出口到国外。1991年,韩素华卖了深圳的服装厂,改做模具、模料生意。1992年,她又在江苏连云港投资100万美元建了个食品有限公司生产粉丝。1993年,韩素华又与河南方面合作,生产货柜拖架。1994年,她又在开封县投资2000万元建了个酒厂,占股份51%,她任法人代表和董事长。

  此时,韩素华在香港还有两个自己的公司。这段时间,是韩素华事业最好的时候。因为公司业务多,她就把开封的酒厂交给丈夫王世平管理。经常是周五晚上坐飞机从香港来郑州,周日下午再坐飞机回香港。

  由于经营管理的问题,到1998年,韩素华在开封县的酒厂破产,当时王世平任酒厂的总经理,对公司事务几乎是全权负责。由于巨大的投资收不回来,资金链崩断,韩素华在香港的公司也出现资金短缺,最后破产。

  2000年,韩素华卖掉香港的房产,与母亲住在一起。2004年,韩素华身体出现问题做了手术。这时,她打电话问王世平以后怎么办,王世平让她回郑州定居。

  2006年3月初,韩素华来到郑州,与王世平住在一起。两个星期后,王世平与韩素华商量,能不能离婚。王世平说,他与前妻的女儿想去香港定居,只要韩素华与其离婚,就可以带一个儿女到香港定居。 王世平说,两人只是名义上离婚,韩素华离婚不离家。可韩素华说什么也不答应,自此之后,两人便经常争吵,王世平前妻的女儿也不再理她。为了不让大家的关系更恶化,2006年7月10日上午,两人来到郑州市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

  2007年5月,韩素华说,她接到一个老乡从江西打来的电话,对方告诉她,王世平曾借给江西一个酒厂几十万元钱,后来这个酒厂因为欠债,抵给王世平了,现在,王世平把酒厂转到了女儿名下。

  韩素华知道这个消息后,跟王世平吵了起来。王世平对韩素华说,我们两人已离婚,我是看你可怜才照顾你的,现在你可以走了。

  2008年9月,韩素华被赶出。王世平说房子是自己的,要留着结婚用。2008年底,韩素华被郑州市救助中心收留。2008年12月27日,韩素华被郑州市民政局安排到老年公寓居住。

  一个下午,记者见到了王世平。60岁的他很好,夹着一个小皮包,头发梳理得一丝不苟。王世平的说法和韩素华完全相反。

  王世平说,他和韩素华确实是在1985年见面的。“那时韩素华是个穷光蛋,她每次来郑州,都是我管吃管住,连回去的费都是我出的”。

  王世平还说韩素华与河南方面合作生产货柜拖架,产品由韩素华拉到南方销售,但从来没拿回来一分钱。对于在开封县办酒厂一事,王世平说大部分钱是自己借的。还说酒厂倒闭时,他说,公司账面上剩下的钱都被韩素华拿走了,韩在香港的公司也就是靠这些钱才开起来的。

  王说,2002年左右,韩素华还曾求王每月给她5000元房租,让她在深圳开一个棋牌室,并答应一年后不再向其要钱。但一年后,棋牌室关门。韩素华还曾向王要4万元,又向别人借4万元,在香港开过小诊所,但同样赔光。

  说,韩素华好赌,经常去澳门赌博,钱可能是赌光了。韩素华所说的王在开封县管理酒厂时借给江西一家酒厂的几十万元钱,最后把酒厂转到女儿名下一事,王说,那钱是自己的,想转到谁的名下都和韩素华无关。

  说到离婚,王说,“在一起时,俺俩经常吵架。我后来找人算了一卦,人家说她属蛇,我属猪,俺俩相冲,根本不能在一起”。最后才与韩素华离婚。

  离婚后,有一次王从家里拉走了一个冰箱要用。结果,韩素华打110报警,这件事让王世平十分恼火,下决心把韩素华赶走。

  赵素华算是二人的媒人,她告诉记者,韩素华上世纪80年代来郑州的时候,有自己的生意,还开着工厂。韩素华后来在香港开公司,在香港有车有房,韩的家族属于老式家族,有一定的实力。韩素华还从香港直接汇来2000万元人民币,投进了开封县的那个酒厂。至于,韩素华为何到现在的地步,她就不清楚了。

  记者辗转找到了一个人,王世平和韩素华两人共同的朋友贺俊奇。贺俊奇说,上世纪90年代初期,自己在深圳做贸易的时候认识了王世平、韩素华夫妇,韩素华当时确实在深圳开了一家服装厂。

  贺俊奇:没有。我和她接触这么多年,我们在一起,没有说她在哪跟人家赌博赌得很厉害,而且的话,和她一块打麻将啊、打牌啊,进行赌钱,从来没有过。在开封市工商局,查到了开封市东京酒业有限公司的注册资料,显示,公司于1994年成立,注册资金1000万元,代表人韩素华,占有51%的股份。酒厂成立之初是现金出资,钱是韩素华从香港转来的,后来因为经营过程中出现一些困难,夫妇俩曾经向自己借过钱,欠条现在还在手里。

  贺俊奇:王世平曾经都跟我说过这个(还钱的事),这个合作厂一搞成的时候,你这个钱的话,马上就给你,你等一等。

  贺俊奇:韩素华是这样说的,为了帮助王世平的那个姑娘移民到香港,如果有韩素华两口的话,恐怕她移民不了。她为了办这个事情才走到这一步的。要是真正离婚的话,哪有两口子对财产不进行分割分割啊?恐怕债务也要分割分割。我就再说一个,包括就我的借款他都要给我分割分割吧。

  2008年11月,韩素华以“违法的行政行为,铸成了我的离婚”为由,将郑州市民政局告到法院。2009年1月8日,中原区开庭审理了此案,并以超过诉讼时效为由,于当月19日驳回了韩素华的诉讼。目前,韩素华又重新向法院起诉,请求法院确认民政局的离婚登记行政行为违法,法院正在审查期间。

  河南裕达律师事务所律师李跃伟认为,该案牵涉到非内地居民能否来内地办理婚姻事宜。李跃伟说,韩素华在与丈夫结婚时是香港居民,在郑州登记结婚,符合我国法律。而离婚时,其丈夫也已加入香港籍,在这种情况下,能否来内地婚姻登记机关办理离婚手续,目前在法律上是个盲点。

  国家行政学院部副主任杨小军认为,因为我们的国家赔偿里要求,必须是违法的行为才赔,所以你必须要去确认这个离婚登记是违法,这样来解决相应的侵权损害赔偿的问题。按照内地法律,当事人双方的婚姻关系已经不存在,其中一方当事人和第三方当事人又再婚,一个新的婚姻关系。可是按照香港法律,原来的双方当事人的婚姻关系还存在,还在有效,所以这个在两地法律的适用上,实际上出现了一种我认为涉嫌重婚,涉嫌在内地的婚姻关系和香港的婚姻关系同时都存在期间。所以我觉得,作为一方当事人,应该去通过香港的司法途径,来解决可能出现、或者涉嫌出现的重婚问题。

  在香港特别行政区驻办事处的协调下,郑州市民政局对此事作出了书面答复,并承认了自己的工作失误:由于双方都是香港人,根据相关,允许受理他们的结婚,但没有可以办理其离婚登记,由于工作人员政策模糊,为其办理了离婚登记……

  而更加无奈的是,王已又婚,即使二人的“离婚”无效,对韩素华而言,除了债务的分担,她又能得到什么呢?据《东方今报》、

相关推荐